今天是:
药闻报道
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 药闻报道 - 查看

近几年来世界违禁药物市场现状及解析

   为什么要研究“违禁药物”(illicit drugs)?因为违禁药物不仅影响到各国政府的施政决策,更会严重干扰一国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如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墨西哥等国古柯树种植已成为当地重要“产业”,而亚洲的阿富汗、缅甸北部等均为传统罂粟种植区并成为当地的“经济支柱”)并对社会稳定、人民就业等诸多方面产生深刻影响。此外,违禁药物和医药行业也有割不断的关系,因为某些违禁药物本身也是生产药品的原料,如鸦片可提取吗啡,蒂巴因和可待因等重要药物原料,而大麻则可提取包括四氢大麻酚在内的多种重要药用原料。目前被联合国禁毒署列入违禁药物清单的品种已有数十种之多,但最主要,也是全球销量最大的违禁药物有以下几种即1.大麻2.可卡因3.海洛因4.安非他命5.甲基苯丙胺(冰毒)。有趣的是,联合国禁毒署在上世纪90年代将烟草和酒精作为“软毒品”(soft drugs)也列入该清单中,但迄今为止世界各国尚未有吸烟者入刑的法律(但多国禁止在公众场所吸引则成为一种惯例)。故烟草制品虽对健康不利,但仍未达到像大麻、海洛因、可卡因和冰毒等违禁药物那样严重的违法程度。
   关于全球违禁药物市场规模到底有多大的问题,由于事实上违禁药物均在地下交易,故难以得到精确统计数字。现以违禁药物之一的大麻为例,据联合国禁毒署与欧盟在不久前共同进行的一项调查并发表的一篇报告中披露:2005年时,全球大麻交易总额高达1250亿欧元,估计2014年这一数字更上升至惊人的2000多亿欧元,表明在过去10年里大麻在世界各地的增速令人惊讶。据该报告公开的最新“世界违禁药物地图”显示,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澳大利亚、新西兰及北欧的芬兰等发达国家均为世界主要大麻销售市场,且在荷兰和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大麻为合法持有的药物,而大麻的原产地印度则反而不在其中(表明印度人不喜欢吸食大麻);海洛因的销售市场比较分散并不集中且有减弱趋势;南美洲一直是可卡因最大交易市场,但美国现已成为世界最大可卡因市场,亚洲由于并不种植古柯树(注:一种灌木植物,其树叶可提取古柯碱即可卡因)故亚洲各国极少有人吸食可卡因,但亚洲是世界主要甲基苯丙胺(冰毒)市场,而海洛因早已退居次席。从调查报告可看出,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均为违禁药物所困扰(亚洲的日本、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同样如此),而美国已取代墨西哥成为全球第一大可卡因交易市场。在经济相对落后的非洲国家也有违禁药物交易现象,只不过尚未像发达国家那样泛滥成灾。据“世界违禁药物调查报告”揭示,目前古柯树最大种植地在拉美地区(当地土壤和气候非常适合古柯树生长),罂粟最大产区在阿富汗和缅甸泰国等亚洲国家,但土耳其、我国云南省及俄罗斯等国家均有合法罂粟种植区(罂粟种植者须事先获得政府发给的执照,其鸦片则由政府指定单位统一收购并用于提取吗啡、蒂巴因和可待因等重要药用原料)。由于缺乏精确统计资料,报告估计2007年全球鸦片、海洛因交易额在28-36亿欧元,但因该违禁药吸食人数在减少(与大麻、可卡因等其它违禁药物相比)故目前全球鸦片、海洛因的年交易总额大约在48~50亿欧元。
   过去10年里,产自南美洲的可卡因在欧洲地区推广速度惊人。如2005年时7个欧洲主要国家(德、法、英、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和波兰等)吸食可卡因的总人数仅为1000多万,目前估计已超过3000万之众。欧洲业已成为继北美洲和南美洲之后第三个重要可卡因交市场。报告估计全球可卡因全球吸食者总数约有1~2亿人或更多。可以肯定的是,可卡因现已超越大麻和早期的鸦片及后来的海洛因成为全球第一大违禁药物。同样原因,难以估计可卡因的全球交易总额,故该报告推算,目前可卡因全球交易额超过3000亿欧元,几乎和几个南美洲中小国家的GDP相当。
   苯丙胺(安非他明)系人工合成的一种化学药品,具有多种药理作用,如抑制食欲,使人长时间保持清醒状态,注意力集中,减少疲劳感,不打瞌睡(这对驾驶员非常重要)及其它作用等等。但安非他明同时也是一种违禁药物,因其具有“欣快性”。据该报告指出:安非他明是目前世界上滥用人数最多的一种药物,其滥用程度与巴比妥类药物相似。据200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全球安非他明滥用情况”中披露:早在2006年时,全球安非他明总交易额已突破600亿欧元(634亿欧元!),而在2002年时这一数字仅为440亿欧元,报告估计目前全球安非他明总交易额高达1000亿欧元以上,表明滥用安非他明现象越来越严重,且安非他明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一种违禁药物。更糟糕的是,与安非他明化学结构相似的“甲基安非他明”即大名鼎鼎的“冰毒”,过去10年里增长速度尤其惊人。据专家估计,在过去10年里,甲基安非他明的全球交易额增加了3~4倍,因为冰毒的欣快作用为安非他明的几倍!故更受瘾君子们欢迎。由于世界各国政府均严厉打击甲基安非他明交易, 这反过来进一步刺激了该违禁药物的黑色价格暴涨。目前冰毒市价竟然超过了海洛因,如据国外媒体报道,在欧洲国家黑市上每克冰毒价格平均达557欧元(相当于人民币每克5000元!),相比之下,冰毒亚洲主要交易市场日本每克冰毒黑市价格仅相当于70欧元,同为东亚国家的韩国每克冰毒价格竟然高达720欧元!这还不算最高,据报告指出,欧洲某国的冰毒黑市交易价格最高曾达每克921欧元,令人咂舌。由于冰毒具有极强的欣快作用,故深受各国瘾君子的喜爱。即使像新加坡和日本那样法制执行严格的发达国家如今吸食冰毒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在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现在滥用冰毒的人数同样为数不少。由于冰毒都在地下生产,故难以掌握其全球真实产量情况。有人估计目前全球冰毒年产量不会低于5000吨(也有人认为有6000~8000吨)。如按均价计算,全球甲基苯丙胺的总交易额肯定高达数千亿欧元。
   综上所述,违禁药物由于无法精确统计其产量故难以掌握其具体交易数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违禁药物的数量肯定十分惊人。了解一下世界上违禁药物的情况相信对医药行业人士会有所裨益。
 
摘自《中国制药信息》7 2016/VOL.32


下一篇:世界制药工业的连续制粒技术的开发应用最新进展
上一篇:国内外OTC 品牌发展的特点
所属类别:行业信息 - 药闻报道

登记证号:鲁社证字第00012号 鲁ICP备09020321号-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解放路11号310室 邮编:250013
电话:0531-80660039、80660071、400-1060-398 传真:0531-80660039 电子邮箱:sdyyxh@163.com